未分类

51年 ago

ds69. app

  吃过饭之后就喊着安齐一起去了楼上的卧室,说是去看孩子,实际上,却是为了说最近的打算。

  安齐其实收到安然短信的时候,发现家里的地址变了,隐约就感觉,估计是发生了什么变故。

  所以一进门他便赶紧问道,“然然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带着孩子搬到这里来住了?”

  安然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,低垂着眉眼半天才开口。

  “我和雷子琛已经协议离婚了,只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离婚证和这些声明可能要等到半年之后才能够拿到和对外公布,不过在此之前,我们俩已经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了,所以我从那里搬出来了。”

  安齐皱了皱眉,看着安然的眼中多了几分担忧。

  他再也不是之前那个糊里糊涂的安齐了,安然对雷子琛是什么样的心思,安齐心里很清楚。

  尽管现在安然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云淡风轻,可安齐却知道当时的情景,对安然来说打击一定很大。

  “然然,虽然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,你既然已经这么告诉我,那就说明雷子琛他肯定是真的伤了你的心。然然,没关系,假如那个男人真的对你不好的话,咱们就离开他。哥哥会变得越来越强大,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,就算没有了雷子琛,哥哥也会照顾你和小糯米还有小葱花,别怕!”

  安然点了点头,脸上换上了一丝欣慰的笑容。

  “哥,其实我今天喊你回来,并不是为了说我和雷子琛的这些事情。”

  “不是因为想念哥哥了,才叫哥哥回来的吗?”安齐故作轻松的说道,他不想让安然过度的难过,便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显得轻松淡定。

   越南娇羞女孩纯纯可人

  “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做的真的不如堂哥,我觉得我这个亲哥哥倒还不如堂哥对你好,想想真是惭愧!”

  “堂哥对我是很好,可是小齐你是无可替代的,这么多年来你陪在我的身边,就已经是最好的了。”

  安齐拍了拍安然的肩,“放心,往后,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哥,不要说这些煽情的话了,其实我的心情倒没有因为雷子琛的事情有什么恶劣的影响,如今我心里只有一件事情放不下,那就是因为我被抓走的安在昕……”

  提起安在昕来,安齐也不由得皱起眉头,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了几分。

  “自从你走之前跟我说了这件事情之后,我就一直在留意各方面的消息,可是一直没有什么线索,过往的那么多年里,咱们两个人一直过的本本分分的,对那些莫名其妙的事,你接触的根本就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接触,现在想要找到安在昕确实不太容易。”

  “其实也不难,我们知道绑走安在昕的人是谁不就行了?”

  安齐回过头,“什么意思,你打算去找章沐白摊牌?安然,这么做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呢?哥,我还没有自不量力到那种地步。我在章沐白的手里栽过那么多回,这一次自然不会再亲自送上门去,但是安在昕的下落我一定要查出来,我没有身份接近章沐白,我就靠着雷子琛,章沐白那么喜欢雷子琛,迟早有一天会露出破绽来的!”

  “你想怎么做?安然,我觉得这些事情咱们应该从长计议,你不应该……”

  安齐显然有些担心,他并不知道安然完整的计划是什么,总觉得让安然以身犯险不好。

  “哥,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,而且这些事情我已经和堂哥商量过了,堂哥也赞成我的计划,但是现在,我的第一桩事情就需要你来帮忙!这才是我今天把你喊回来的真正理由。”

  安齐看着安然一脸坚定的模样,心中不由得有些怅然,安然告知他这一切的时候,心中早就有了完整的计划,这个计划安然知道,蒋俊恩也知道,可是自己却不知道。

  安齐忽然觉得,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专注于事业了,以至于完全忽略了家人的感受。安然正是艰难的时候,他应该陪在她的身边才对!

  “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然然,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你完整的计划,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危险,所以我需要知道你每一步想要做什么,我要尽我所能的保护你。”

  其实现在安然的脑子里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,她只是想到第一步必须要接近雷子琛和章沐白,至于如何探得安在昕的下落,还是要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……

  安齐那天在别墅里待到很晚,离开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一片天真。

  按照他和安然的计划,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恢复的事情,还并不打算让雷子琛知道。

  因为雷子琛最终是敌是友,情况还并不分明。

  而且说实话,雷子琛那么对安然和两个孩子,安齐心里很不开心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安然和蒋俊恩便踏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,赵清泠跟医院那边请了年假,但当她坐在西郊的别墅里时,瞧着面前熟睡的两个孩子,心头不由得有些怅然。

  这两天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,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安然和蒋俊恩的帮凶,站在了表弟雷子琛的对立面。

  也不知道这样的选择,究竟是对还是错……

  当安然和蒋俊恩坐在去美国的飞机上时,安齐也跟随着杨眠一起,来到易安和雷子琛签合同。

  安齐已经有一阵没有见过雷子琛了,上一次见面的时候,还是安然刚刚搬回天景那会儿。

  这次跟着杨眠一起去雷子琛的办公室,刚一进门,安齐就笑着跟那边的雷子琛打招呼。

  “子琛!”

  他脸上的笑容一片纯真,但打完招呼之后,又小心的看了一眼周围,确定没什么人了,才隐隐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这段时间他在人前基本上都是这副样子,装的自己还没有恢复,偶尔会犯一些小错误,但都无伤大雅。

  面对安齐热情的招呼,雷子琛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子琛,然然呢?她在家里带两个宝宝吗?”

  安齐的眼睛亮晶晶的,隐隐透着期待。

  可雷子琛却不由得皱了皱眉,眼中的疑惑转瞬即逝。

  “你最近没有和安然通过电话吗?”

  提起这个,安齐不由得拧巴起脸来。

  “最近实在是太忙了,不仅没有时间回家,就连给然然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,不是在拍日场戏,就是在拍夜场戏,空余的时间睡觉都来不及,有时候坐在那都睡着了,根本都没有时间去干别的,也没和然然通过电话,然然和两个宝宝还好吗?”

  杨眠听见他那么说,立马笑着说道。

  “小齐,你可不能在四哥面前这样说,四哥会以为,我故意欺负你呢!”

  雷子琛轻轻地笑了笑,“怎么会呢?做演员本来就很辛苦,这一点我知道,倘若要不是你故意关照的话,安齐也不会成长的这么快。”

  杨眠笑笑没说话,但经过这个话题一转,倒是把安然和孩子的事情一笔带过了,之后雷子琛刻意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带,安齐也就装作不知道死了,没有再提安然的事情。

  签合同的过程倒是挺顺利的,虽然一开始在谈代言人的时候,雷子琛并没有同意安齐,可后来他既然已经同意了,那今天签合同的时候自然不会多说什么。

  并且安然也说了,答应了雷子琛要做易安的代言人,暂时就会把手上的事情都推掉,专心的为易安服务。

  说是这么说,实际上安齐只是觉得,最近安然要做的事情危险系数太大了,自己必须要待在安然的身边才行,假如继续忙碌着工作的事情,肯定抽不出时间来关注安然这边,倒不如趁着做易安代言人的这段时期,好好的帮安然执行她的计划。ds69. app

  对此杨眠倒是没有多说什么,最近安齐确实是太累了,休息一段时间也很好,而且也算不上彻底的休息,易安的代言是四哥交付的任务,自然要重要一些,认真对待也是应该的。

  签完合同之后,杨眠便提议中午一起吃个午饭,她让雷子琛把安然也喊上。

  雷子琛和安齐心里很清楚,安然现在绝不可能过来吃这顿饭,可安齐不动声色,就等着看雷子琛自己如何应对。

  杨眠提出这样的建议,其实也是故意的,因为四嫂昨天也说了,她和四哥之间似乎有些矛盾,杨眠便想趁着这次机会,解决一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。

  就算是解决不了问题,一起吃吃饭缓和一下气氛也好。

  雷子琛不动声色的坐在那,在杨眠和安齐两个人殷切的目光当中,他抬头笑了笑。

  “好,那我打电话回去问一下。”

  说完之后,雷子琛便拿着手机走到了那边的休息室。

  杨眠也起身去窗户边看风景了,安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脸色顿时变得冷漠起来,视线望着那边休息室的大门,眉眼间有些淡淡的不悦。

头像
admin Administrator